检察“老兵”一线奋斗28载 办千余案件无错

2015-11-10 04:4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检察“老兵” 办千余案件无错

行进京华大地 讲述精彩故事

大兴检察院检察官贯学宽在工作中。北京晨报记者 郝笑天/摄

大兴检察院检察官贯学宽在工作中。北京晨报记者 郝笑天/摄

55岁,对于不少上班族来说或许已经步入职场末期,大半辈子忙忙碌碌,再“熬”几年就可以退休回家。不过对于从检28年的大兴区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贯学宽来说,虽然还有五年退休,但追求真相、守护正义的责任却容不得他减慢脚步。

坚持从小伙变大叔

“从1987年底到大兴区检察院工作到现在,我已经在这儿工作28年了。从2004年到现在,我在公诉一处工作也有十来年了。”解读他的工作经历时,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贯学宽工作过的反贪局、反渎局,还是控申处、侦监处等部门,均是检察院的一线业务部门。“总有新人需要带,院里也希望我留在一线部门,帮助新来的同事们尽快熟悉业务,另外我也习惯在一线部门工作了。”贯学宽说。

除了去法院开庭外,贯学宽每天基本都是在这间不大的办公室内度过的,他的办公桌上和屋里的文件柜,密密麻麻堆满了大量卷宗。贯学宽笑着说,“办案只能靠证据说话,天天和这些案卷‘打交道’,这么多年真是看出了感情。”就在和记者谈话间,他的电话响个不停。

目击半天公诉七案

丰富的办案经验和扎实的业务知识固然是成为一名优秀检察官的必备条件,但对于贯学宽来说这还远远不够,他认为严谨和执着也是一名检察官不可或缺的。“其实我们日常办理的案件中,超过一半是走的刑事简易程序或刑事速裁程序,案情并不复杂。不过作为检察官来说,无论复杂与否,每件案子都要认真对待,避免发生疏漏。在保证办案质量的同时,争取做到‘小案快,大案精’。”

上午9点,记者随贯学宽来到法院,上午他将作为交通肇事、危险驾驶及容留他人吸毒等7起案件的公诉人出庭。其中6起案件,因情节轻微,嫌疑人认罪态度较好,按刑事简易或速裁程序审理,另外一起按普通程序审理。法庭上,贯学宽沉着冷静,引条据款,两起案件法院当庭就作出宣判。7起案件,贯学宽中途没有休息一刻,从9点一直工作到中午11点半。

“每周至少三天会到法院,少的时候半天有三四件案子,多的时候能有七八件。”贯学宽说,上午到法院公诉,下午要回检察院为第二天的开庭作准备。“每天的工作基本都是这样,碰到一些大案,加班太正常了。”20多年的检察官生涯,这些他早习以为常。

记者了解到,在大兴区检察院工作期间,贯学宽经手过千余起刑事案件,至今没有一件错案。凭借着对工作的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贯学宽先后被评为“北京市检察系统先进工作者”、“首都五好检察干警”、“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并荣立三等功一次,还多次在公务员考核中获优秀嘉奖。

经验勤跑腿多沟通

作为一名检察战线的“老兵”,贯学宽具有丰富的办案经验,结案数量在大兴区检察院也多年名列前茅,贯学宽称“勤跑腿”和“多沟通”是他多年总结出的工作经验。

“现在一些年龄不大的犯罪嫌疑人,法律观念淡薄,火气也很大,在公安机关什么都不说,以为不做供述,检察院就不能公诉,法院也定不下罪,但他们不知道根据在案证据,就算是‘零口供’,也不会对案件审理造成太大影响。”贯学宽说,遇到这类嫌疑人他往往会和他们谈谈心。

“我和他们的父母是一辈人,见面后拉拉家常,告诉他们父母养育不易,只要良知未泯,这些孩子也能听得进去。”贯学宽说,法律并不是以处罚作为唯一目的,更重要的目的是教育,帮助他们改邪归正,早日重返社会。

另一方面,贯学宽认为与公安机关的充分沟通也是保证顺利结案的关键。“有些案子,就是和公安那边沟通不充分,最后导致两次退补侦查,浪费不少时间。”他说,加强沟通尽量在短时间结案,一方面是节约司法资源,另一方面对嫌疑人、被害人和双方家属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坚守主动接下大案

2009年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娄某某等多人、多事实、多罪名的涉恶案件。该犯罪团伙欺行霸市,称霸一方,在2005年至2008年间,多次无故伤害他人,并敲诈勒索他人财产多达300余万元。

“这起案子时间跨度大,涉案人数也特别多,导致取证异常艰难。”贯学宽说,当时他主动从领导手中接下这个案子,为了彻底查清该案,一连工作了几个月,光案件审查报告就写了十几万字。

据了解,该案开庭审理时,8名被告共聘请了十几名律师,庭上辩论异常激烈。贯学宽沉着应对,最终8名被告人全部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记者了解到,就在前不久,该案最后一名涉案人员落网,贯学宽再次作为公诉人出庭,目前法院已对此案审结完毕。

帮扶相互学习进步

面对着贯学宽这位经办过千余起刑事案件的公诉人、培养出一个又一个业务骨干的老前辈时,公诉一处的同事们都会亲切地喊一声“贯哥”。

“他的生活其实特别简单,甚至有些乏味。”干警赵雪松说,不少人都开玩笑说,“您都这把年纪了,没几年就退休了,还在公诉部门这么没日没夜地干,图什么?可他总是笑着说自己岁数是大了,但是心还没老”。

赵雪松曾经问贯学宽,保持公诉质量有什么秘诀?“我到现在都记得他的回答,他说工作中只要有一次疏忽,就可能造成一个人的痛苦,一次错误就可能酿成一个家庭的悲剧,办扎实案子才对得起咱的良心。”

贯学宽告诉记者,单位一有新人来,往往先来公诉处这类一线部门锻炼。“现在来的新人,学历比我们高,有硕士还有博士,他们的法律理论功底都很强。”与此同时,科技发展飞快,与之伴随的则是高科技犯罪日益突出。“我特别喜欢和这些年轻人一起工作,可以从他们那儿学到不少新知识,一些工作经验我也可以传授给他们,相互探讨,相互切磋嘛。”

■记者手记

热爱与欲望

每天7点多从南六环的家里出门到大兴区检察院开始一天的工作,贯学宽说他在这通向检察院的路上已经走了28年,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间开始被同事叫起了“贯哥”。“年轻时候蹬着自行车来上班,后来年龄大了,蹬车有点费劲,就改成骑摩托,前几年又改成开车来上班。”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大兴人,贯学宽说自己不仅目睹了大兴经济的高速发展,更看到了我国司法制度的日趋完善。随着一位位当初自己带过的“新人”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公诉人,贯学宽的心里充满幸福与欣慰。对于支撑自己的多年工作的信念,贯学宽回答非常简单,“一是对检察事业的热爱,二是对追求真相的欲望。”

北京晨报记者黄晓宇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