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集体违规挪用公款500余万元用于投资理财

2017-06-06 10:08 中国纪检监察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村干部集体违规挪用公款500余万元用于投资理财

“土地是俺们农民的命根儿,征地补偿的钱,那就跟俺们的保命钱一样啊!”“这么多的钱,说借就借,说用就用,这么大胆,他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收不回来了,叫俺全村老老少少可咋过日子呢?”距离村党支部原书记尹海增、原副书记王建峰被查处已半年有余,河南省郏县茨芭村的村民们仍感到后怕。

实名举报,拉开执纪天网

2015年底,郏县纪委接到群众举报,称该县茨芭村党支部原书记尹海增存在倒卖土地牟利、私卖上级拨付的抗旱物资等问题。

正在郏县纪委着手成立调查组,就该问题线索进行深入调查时,一封反映同样问题的省委巡视组交办件又放在了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张海涛面前。“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必须严查,一查到底!”张海涛说。

对线索进行深入分析之后,调查组决定采取“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方针,他们选取茨芭村征用群众土地用于小城镇建设一事作为突破口,调取有关资料,并正面接触尹海增本人。

面对调查组的询问,尹海增早有防备。他矢口否认,并一再表示是有人恶意告状泄私愤。而相关资料也显示,群众的征地补偿款领取记录在村账上一清二楚,现金一直由王建峰负责保管,尹海增压根不摸钱。

难道举报失真?调查组调整思路,把主攻方向改在了王建峰具体负责的资金收发环节。

抽丝剥茧,真相浮出水面

面对调查人员的询问,王建峰情绪激动,坚决否认,并回屋拿出一个土地补偿款发放小账本欲证清白。

而正在此时,似乎有所醒悟的他突然从账本中抽出一张纸,迅速撕掉并准备往嘴里塞。说时迟,那时快,调查人员立即冲上前去将其控制并夺下稿纸。经过拼接,调查组发现这张手写的收支记录上,记录有一个尹姓村民曾借走2万元。

这究竟是什么钱,如果是征地补偿款,怎么可以随意借出?调查组决定沿着这个线索深入挖掘下去。

调查人员调取了王建峰近两年的银行流水单据,发现他的储蓄账户上,曾有多笔大额资金用于短线投资理财,时间短则两三天,长则1个半月,单笔资金少的有5万元,多的高达200万元。

面对这一事实,王建峰无法自圆其说,很快交代了自己先后7次挪用征地补偿款501万元,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并将所获利润7058元据为己有的事实。此外,他还3次挪用征地补偿款3.2万元用于投资证券,获利1245元。

撕开了口子,调查组立即跟进扩大战果,更多违纪事实开始浮出水面:

2014年5月,经尹海增安排,王建峰从征地补偿款中一次性借支给郏县某果木种植合作社74万元,一周后陆续收回;

2014年6月,经时任茨芭村村委会主任王怀堂安排,王建峰从征地补偿款中一次性借支给郏县信用联社某分社职工30万元,一周后收回;

2014年5月,在尚未签订征地协议的情况下,王怀堂安排王建峰以预付征地补偿款的名义,借出征地补偿款3笔共8万元。

举一反三,织密制度笼子

根据问题性质、错误情节、认错态度和社会影响,郏县纪委给予尹海增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王建峰开除党籍处分,给予王怀堂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郏县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王建峰有期徒刑3年(缓期执行)。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我当初真不该贪那一点钱。”获刑后,王建峰悔不当初。

案件查处后,该县的许多党员干部,特别是村“两委”干部在座谈中感慨地说:“公私要分明,村里的钱是一分也不能乱动,侥幸心理要不得。”

为了达到“查处一案、教育一片、震慑一批”的目标,郏县针对问题暴露出的薄弱环节,举一反三,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农村“三资”、惠农资金安全大排查,严明财经纪律,严禁公款私存,对发现的违纪问题一查到底,对相关责任人和领导追责问责,并一律实名通报曝光。

此外,该县围绕源头预防,开展廉政党课、警示教育等活动,加强对农村党员干部的针对性教育、经常性管理;实行谈话函询制度,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早发现早纠正,防止“小错”酿成“大祸”;堵塞漏洞,严格执行“村账乡管”制度。目前,全县15个乡(镇)、街道“三资”监督检查已实现全覆盖、常态化。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李修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