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局副局长从垃圾分类业务受贿 一两千元也不拒绝

2017-07-20 09:27 钱江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城管局副局长从垃圾分类业务受贿 一两千元也不拒绝

垃圾袋,不少杭州市民应该都不陌生,每季度由社区或者物业发放的绿色袋子,专门用来盛放生活垃圾。

然而,就是这小小的垃圾袋却套住了一名区城管局的副局长。这名副局长的贪腐之路,就是从垃圾袋开始的。

这名曾经的副局长叫胡耀文,2003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后,先后担任杭州江干区城管办副主任、区城管局副局长等职务。

2008年至2015年,短短几年间,胡耀文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08300元,构成受贿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273041元,构成贪污罪。2015年12月,胡耀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6年8月9日,江干区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判处胡耀文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昨天(19日),杭州市纪委向钱江晚报披露了胡耀文贪污受贿的一些细节。

多家公司送钱给他

希望成为垃圾袋供应商

2011年,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在杭州市区的居民小区全面推广。

杭州市城管委经招标后,共有10家垃圾袋供应商中标被列入中标名录,而各区城管局可以在名录中自行挑选企业作为本区供应商。为了让自己公司的垃圾袋得到使用,部分供应商选择了用钱开路,胡耀文成了他们的行贿对象。

在行贿的中标企业中,有的是希望塑料袋能被选用,选中了之后又希望能提高使用量,而一些小企业则是希望通过行贿能进入定点供应商名录。

给胡耀文行贿的企业中,数额最大的是浙江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其负责人赵某在两年多时间里,先后8次行贿现金共计人民币12万余元。胡耀文交代说,一般数额也不多,5000元左右,小公司的话也就1500到2000元,也有1000元的。一些小公司的目的也不全在中标,只是想先进入这个圈子。

据调查,2012年至2015年期间,胡耀文收受的与垃圾分类相关的贿赂,总计16万余元。

为了能让自己的受贿行为更加天衣无缝,胡耀文甚至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流程,目的就是让江干区的垃圾袋选用看起来显得更加公平和透明。“我搞了几个指标,包括产品质量、送货及时等等,让居民打分,分数高的公司才能入选,其实是内部早就定好的。”胡耀文坦言。

乱摆摊位都“帮助”

他贪腐的领域很广泛

胡耀文不仅从分管的垃圾分类工作中收受好处,而且雁过拔毛,他所分管的环卫保洁、亮灯、综合整治等各项工作他都要从中捞取油水。

据调查,胡耀文的贪腐领域非常广泛,他曾为杭州某文化传播公司违规设置围挡墙商业广告提供便利,先后收受购物卡35000元;为环卫站经费拨付、工作考核等方面提供关照,先后6次收受环卫站站长所送现金、超市购物卡19000元;为杭州某清洁有限公司承接江干区道路保洁业务提供关照,多次收受现金、超市购物卡57500元,以及电视机3台;为市场内乱摆摊位、违停行为提供帮助,先后8次收受某市场负责人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16000元;为浙江某实业有限公司获取市政亮灯工程补贴提供帮助,接受该公司负责人为自己的房子提供装修,装修费用35000元。

最终法院认定的受贿金额,定格在了508300元。

办案人员说,纵观胡耀文受贿的全过程,覆盖了他的职权范围多个领域,时间跨度也是从2008年持续至2015年,长达7年之久。而在十八大以后,他依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对于收受的购物卡,胡耀文除去日常花销,就把剩下的折价卖给了黄牛,仅此就获利20多万元。

从1000元,到1万元,再到几万元,从超市卡购物卡到现金,他都来者不拒。期间,他也曾有过短时的犹豫和瞬间的后悔,但是最终利令智昏的他,还是没能控制住伸出去的手。“前面拿了后面不拿,怕人家以为不采用他的垃圾袋了,我不敢不拿,怕他说出去以前拿钱的事情。”在审讯中,胡耀文这样说。

被“遗忘”的钱流进他的腰包

成为私享的“旅游基金”

除受贿外,胡耀文的另一项罪名是贪污罪,涉案金额是273041元。

2011年,胡耀文让下属以综合服务费、考察费的名义,将江干区城市管理监管中心的公款253814元转至某旅行社。此后,江干区城管监管中心组织过两次异地会议,共花费了35000多元。2012年9月,胡耀文不再兼任江干区城市管理监管中心主任职务,在旅行社余下的这笔钱,也随着监管中心等机构的撤并被人遗忘了。办案人员说,看着这笔似乎被遗忘的钱,最终,侥幸和贪欲战胜了理智和自律,这笔钱还是流进了胡耀文的腰包。

2012年9月至2013年7月间,胡耀文以监管中心开支的名义,多次动用留在旅行社账户里的公款,先后安排朋友、家人到国内外旅游,共计使用公款八万多元。就这样,这笔公款成了胡耀文自己的“旅游基金”,成了他和朋友、家人私人享乐的资金来源。“钱已经打出了,账做平了,我就开始想侵占了,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就开始动脑筋了。”对于当时的想法,胡耀文依然记得很清楚。

此外,胡耀文还以数字城管平台设备维护费的名义,指使下属通过设备维护单位购买了一批数码产品,供自己和单位几个工作人员私人使用,共计39000多元。胡耀文的心思实际上是和很多迈入贪腐之路的人大同小异。“有人送他10万20万的,他不敢拿,他觉得几千就算组织知道了也是小问题,而且都是熟人介绍的。”

每次帮忙都要“感谢”

就这样走入贪婪深渊

胡耀文也曾感到过害怕。

就在胡耀文案发前不久,又有业务单位的负责人将4万元现金送到了他家楼下,他将钱从家里拿到了办公室。据胡耀文自己交代,那时候,随着反腐形势的日趋高压,他开始感觉到了压力。“我从家里拿到办公室,放了半个月没有打开,想上交。”胡耀文交代说。

不过,事实却与胡耀文的招供有违,在案件查办过程中,工作人员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找到的却不是4万元,“只有两万,其他两万已经被他使用了。”

办案人员说,胡耀文是“大贪不敢、小贪不断”的典型,既想凭借手中的权力捞点好处,又怕拿得太多被查处,于是以各种名义每次收点所谓的礼金礼卡。殊不知,积小成多,雪球会越滚越大,最终他还是成了大贪。

据群众举报,他的事情终于“暴露”了。

“我的心态在作怪,每次帮忙都要人家感谢,心里觉得理所应当,以为没人知道,觉得其他人也这么干的。”胡耀文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忏悔道:我深深知道,他们看上的是我手上权力带给他们的巨大利益。权力向谁倾斜,谁就能获利。事情往往是这样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从收受他人一张1000元小卡,到后来1万元大卡,甚至几万元现金,攀比和侥幸心理最终害人害己。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徐建国 季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