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逃17年 白发“红通人员”受审 后悔没有自首

2018-04-04 03:23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外逃17年 白发“红通人员”受审

1995年到1998年期间,中国水利水电对外公司外派到香港全资子公司的会计刘梦平利用职务之便,伙同单位领导一起收取好处费共计600余万元。2000年,案发后接受纪委调查期间,刘梦平趁机逃脱并取道香港逃往新加坡,并于2005年取得新加坡国籍后改名为“刘思佳”。2017年,被列为“红色通缉令”嫌疑人的刘梦平再次回国时被海关扣押,继而归案。昨天上午,刘梦平在市一中院出庭受审,而和她一起受贿的两个上司此前已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死缓。

女会计出借公款收“好处费”

昨天上午,站在市一中院被告人席上的刘梦平头发花白,面容憔悴。今年56岁的刘梦平1984年1月通过招工进入中水电工作,1993年11月被公司外派到香港的全资子公司港源水利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担任会计,主要负责公司的账务往来。

对于检方指控,刘梦平称“大部分属实,但因为时间太长,有的地方记不清了,有的需要更正”。但在随后回答公诉人提出的问题时,刘梦平展现了一个“老会计”的素养,交代受贿金额的时候甚至会具体到小数点后两位。

“港源”公司和“润超”公司的借款就是刘梦平从中牵线搭桥的。刘梦平交代,1995年时,“润超”的董事罗某通过第三人联系上她,说有项目想和港源公司合作,具体形式是融资。刘梦平告诉公司的总经理王斌、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付达铣(均已获刑)后,二人决定和“润超”接触一下。

很快,“港源”分两次借给“润超”5000万港元,作为回报,润超国际罗某则承诺12%的利息。而这12%的利息则被王斌、付达铣和刘梦平三人作为好处费私分,刘梦平自称分得188.3万元。这笔好处费,现在看也仍是“巨款”,更何况这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案发后,为规避调查,罗某还曾找刘梦平等人象征性地补过“借条”。“他后来不承认那些钱是好处费了,让我们写借条,但我认为这些钱就是好处费,钱也没还过。”刘梦平当庭说。

牵线前夫公司拿“手续费”

除了出借公款拿好处费外,刘梦平还曾帮前夫的公司——珠海经济特区南油新华公司代开信用证,并按1%的比例从中收取好处。

刘梦平当庭表示,自己当时并不清楚两个领导是谁和南油公司联系的,“我作为一个会计,他们具体操作后我才知道这个事,我问他们是不是收手续费了,他们看我知道了,就跟我说还有另外1%是给个人的,并答应分给我一份。”

刘梦平称,当时代开信用证是香港的一个会计操作的,她并未经手,所以不太清楚具体代开了多少信用证。但王斌、付达铣以及南油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证言均显示,这个业务是由刘梦平同其前夫、时任南油公司负责人卢某从中接触并操作的。至1997年卢某意外溺水死亡后,刘梦平还曾多次前往南油公司找其他负责人催款、追索好处费。

公诉机关认为其涉嫌受贿

2000年案发时,“润超”公司的借款以及南油公司方面还有部分欠款没有还上,为了补上公司账面上的漏洞,刘梦平将所得大部分赃款退还“港源”公司、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及央企纪检委。

检方指控,刘梦平于2000年5月27日在纪委对其“双规”审查期间脱逃。刘梦平说,自己被调查期间将好处费退还后,认为自己既不是党员,也没有任何职务,应该不符合“双规”的规定,然而等了20多天看工作人员还没有要放自己走的意思,一下子心虚了,便趁工作人员不备从酒店逃脱。随后她去自己婆婆家取了因私护照并取道香港前往新加坡投奔在那里工作的丈夫。

刘梦平潜逃期间,于2005年前往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取消了中国国籍,后跟随丈夫加入了新加坡籍并改名为“刘思佳”。这之后刘梦平持新加坡护照共计往返中国12次。“一直也没人发现,我以为当年钱都还了就没事了,没想到这么严重,我还被列为追逃人员。”

根据办案人员介绍,2015年,刘梦平被列入“红通”名单后,她仍然频繁地往返于新加坡和国内,但办案人员通过对红通人员的面部识别的系统追踪,锁定改名刘思佳的刘梦平,并于2017年6月29日将其在海关扣押归案。当时有公开信息显示,当立案机关宣布对其采取逮捕强制措施时,刘梦平颇为后悔当初的外逃行为,后悔没有选择主动回国自首争取法律的宽大处理。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梦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悉,该案将择日宣判。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